舰载机飞行员如何选拔?风险系数是航天员5倍

首页

2018-10-15

  从陆基到舰载,中国用了很多年。

  从陆基到舰载,有人用尽了生命。

  如果把舰载机着舰比作刀尖上的舞蹈,那舰载机飞行员无疑就是刀尖上的舞者。   飞鲨歼-15,国之利器,航母战斗力核心。   关于歼-15,在人们的记忆中,定格着这样一份辉煌  2012年11月23日,戴明盟驾驶飞鲨战机首次在航母辽宁舰上起降,用一道完美的弧线开启了中国航母时代。

  2016年4月27日12时59分,29岁的飞行员张超在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战机突发机械故障,壮烈牺牲。 6年8月出生的张超少校是为中国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飞行员。   惊天一落是英雄。 折翼跑道亦是英雄。

  张超用自己年轻的生命,为中国航母事业立起了一座熠熠闪光的航标!  作为航母战斗力建设的核心部分,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于2013年5月正式组建。

这是海军新型作战力量建设的代表和海军战略转型的先锋,对发展航母事业、建设强大海军具有重要作用。   截至目前,海军已选拔了多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

这些飞行员除接受飞行训练外,还需接受舰员资格培训。

他们在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了舰艇理论、航海知识、海洋气象等16门学科的课程,经考核合格后随舰驻训生活、航海实习并取得相关证书。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是如何选拔、训练的呢?  有统计表明,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航天员的5倍、普通飞行员的20倍,目前全球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超过2000人。   舰载战斗机与陆基战斗机飞行员相比,最大的特点在于工作环境不同:航母住舱狭小、噪音嘈杂,甲板上人员设备众多,各类飞机起降频繁,非常危险;舰载战斗机着舰时速度高,飞机钩住阻拦索瞬间颈椎、腰椎要承受巨大冲击;着舰和滑跃起飞可用甲板面积远远低于陆基,对操纵要求极高;海上缺乏可参照标志物,容易产生飞行错觉等问题……  这样的环境下,只有心理极其稳定、体格非常强健、技术特别精湛的飞行员,才能胜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工作。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选拔需海军会同空军、工业部门、科研院所及医疗系统的有关专家,在全军战斗机飞行员中进行层层筛选,基本条件为:年龄在35岁以下,飞过5个机种,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其中3代战机飞行时间超过500小时,且多次参加过军兵种联演联训、重大演习任务。

  此外,医学专家还对飞行员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测,并设置不同情境、结合精密仪器,判断飞行员是否具备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心理素质。   我国舰载战斗机起降航母的课目,从陆基模拟训练开始。 走进海军舰载航空兵部队,这里有高高翘起的滑跃甲板、三面临海的降落跑道和1:1复制的辽宁舰飞行甲板以上全部设施。

  跑道上一块被称为黑区的区域,模仿了辽宁舰黑色的飞行甲板。

在驾机起降航母之前,飞行员要在这里进行上千次起降的训练:按着舰所有技术动作和要求降落,随即加速、复飞,周而复始。 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在这里一年的起降量,是陆基战斗机飞行员的5倍。   同样,战机可以在陆基滑跃甲板模拟滑跃起飞。 但由于真实条件下战机在航母上需逆风起飞而陆基甲板却无法运动,工程设计人员对地区气象资料进行综合分析,在陆基滑跃甲板的位置、方向上都采用了专门设计。 另一项重要训练是掌握航母上各种设备的使用,比如菲涅尔灯光航母舰艉的助降设备。   陆基上在模拟环境中的飞行,是为了帮助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找到最优的着舰航线,学会根据设备修正姿态。 经过反复的训练,到真正上舰时就会顺理成章。

  舰载机飞行员是一个时刻需要探索未知、不断突破的职业,未来需要进行夜间着舰训练,需要到各个海域去飞行,会越走越远,这些都是没有前人走过的路,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风险。

尽管道路漫长,也许还要经历几代人付出,但还是有很多优秀的飞行员毫无畏惧地加入这个行列中。   致敬!刀尖上的舞者(来源:今日头条)上一篇:下一篇:没有了。